德鲁伊

开学长弧ing
这里明圈人,祯祯粉一枚,最近掉入南明史向冷圈,崇祯陛下的死忠粉,总是幻想自己成为锦衣卫,因为想当天子近侍。
坚定认为自己是崇祯陛下的护花使者,由检美人万年推【喂!】
也喜欢天启哥哥,因为爱屋及乌
同时还是一只照烧饭,大萌王朝第一囧帝明武宗朱厚照了解一下?
然后封面就是小照同志。
不过陛下还是我的本命+男神+偶像,绝不动摇!
顺便安利下我的一个超冷本命——南明隆武帝朱聿键,也可以叫他朱煎鱼【bushi】,毕竟我也不是什么爱瞎取外号的魔鬼啦hhhhh
这是一个画风清奇,脑洞大得连女娲都补不上的剧毒德鲁伊,有时候也会吃些奇怪的cp

生日快乐,我的将军!

给武宗哥哥写了一篇沙雕贺生文,等我寒假放

祝照哥哥527岁生日快乐,么么哒,爱你~(,,´•ω•)ノ"(´っω•`。)

(今天你生日,我就不无耻地加地调戏你啦~)

继续→
这一段是关于陛下发现内侍采购贪污的事儿,嗯,之前看到有人说陛下不识民间疾苦,不错,下次再遇到他,我就一宫词敲上去。
下面是夹带私货时间→
武宗哥哥把尚寝司给废了,于是照儿获得了私人空间,世人获得了想象空间,从这里可以看出,小照儿还是脸皮满薄的~【Are you sure?】
然后“闻道官家宿豹房”,西宫娘娘的幽怨隔着书页都能感受的到_(:з」∠)_
正德宫词每隔几段就能看到一句“载得美人归。”
我:_(:з」∠)_
不过后面这几段好棒!外貌描写好苏,还有打仗,哦吼吼,武宗男神,一把抱住猛蹭。
接下来惊喜来了!
我本来是冲着检检和校校买的书,发现照照已是极为惊喜,却不想还有更惊喜!
啊啊啊,竟然有隆武宫词啊,我本命隆武皇帝啊,猝不及防吃到了粮,好激动啊啊啊Σ(|||▽||| )
我应该是所有明粉中,唯一粉隆武武的吧,一人扛起隆武朝的整片天,冷圈人士哭到绝望,想吃粮只有翻史书_(:D)∠)_

继续→
先放一下某攻略抄袭的原文,也不是不给用啦,但用了还要diss一把原主
我也是呵呵了
Then,田妞的扬州瘦马身份险被发现
周娘娘佯笑,祯祯默,小两口吵架也是很好玩~
最后这一段就很让人心酸了,我的陛下是被上天所弃之人啊

昨天晚上收到了心心念念的《明宫词》,好伐,让我来看看检检小天使平时喜欢干嘛,顺便心疼一把被迫靖难的朱权权小盆友。
——Let it go
映入眼帘的就是这句“弟弟何瘦,须自保重。”
嗷嗷嗷,启祯的小伙伴在哪里,挥挥你们的爪爪
接下来“勿食宫中食。”
ojbk,您的好友饼祯已上线
接下来开始倒叙,幼祯捞小金鱼喽~
继续翻下去,韩翠娥小姐姐上线。
嗷嗷嗷,出现了,出现了,那句经典的——“读书是好事,若唱曲儿反不害羞邪?”

假如我是玛丽苏

【预警】
神经病时间到,我今天要快速完结然后开我的伽利略X亚里士多德的新坑
苏炸天际
脑洞有毒
死逻辑
BUG超多
文笔渣渣渣
就是在瞎搞事情
这是一个如梦般美好的故事
这一集有毒!!!剧毒!!!
不喜勿入!!!

丁洛颖召唤出任意门,拉开门直接把自己传送去了辽东边境的袁崇焕身边。
朱由检:……什么鬼?大变活人?等等,大变活人是什么?
袁崇焕:本都督也想知道。
丁洛颖看着自己面前一脸惊异的袁崇焕悠悠地露出一个诡异的表情,然后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在袁崇焕喊人前,将他丢进任意门传送去了青青草原。。。
丁洛颖:hhhh让你聊慰上意,去青青草原上抓羊吧你!
丁洛颖心满意足地准备离开,这时她突然想到一个严肃的问题,既然她可以把袁崇焕传送走,那她不也可以把其他人也送走?

于是她将后金给送去了赛亚星球,将李枣儿和张献忠送去了木叶隐村,将吴三桂丢进了马里亚纳海沟。。。




【全剧终】(bushi)

【史料安利向】论我家武宗究竟有多萌【皮】之不正经的《明史》篇(一)


『瞎整理的,很多都是照圈周知的,我就是丢上来保存一下,让我慢慢整理,以后再把《明实录》也整理一下』

1.照儿良好认错死不悔改

刘健:皇帝,你这样不行,你是要当昏君的节奏。
不能出去玩,万一天上有砖头,把你砸死了,大明江山怎么办?不能乱吃东西,万一有毒,大明江山怎么办?不能去骑马,万一从马上摔下来,大明江山怎么办?不能去划船,万一船翻了,大明江山怎么办?
照哥:你说的对,我不会再这么做了。
刘健:那好,老臣明天再来给陛下讲,其它不能做的事情。
第二天——
刘健:皇帝人呢?
皇家猎场——
照哥:让我们策马奔腾,共享人世繁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史料原文:  
『帝曰:「朕闻帝王不能无过,贵改过。卿等言是,朕当行之。」健等乃录廷臣所陈时政切要者,请置坐隅朝夕省览:曰无单骑驰驱,轻出宫禁;曰无频幸监局,泛舟海子;曰无事鹰犬弹射;曰无纳内侍进献饮膳。疏入,报闻。

  先是,孝宗山陵毕,健等即请开经筵。常初勉应之,后数以朝谒两宫停讲,或云择日乘马。健等陈谏甚切至。八月,帝既大婚,健等又请开讲。命俟九月,至期又命停午讲。健等以先帝故事,日再进讲,力争不得。

  当是时,健等恳切疏谏者屡矣,而帝以狎近群小,终不能改。』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《明史》列传第六十九刘健

2.照儿是个耿直boy

刘健:陛下,您不能用宦官,宦官都不是好东东。
照哥:我听说文官也不是什么好东东。
刘健:……
刘健:行吧,陛下长大了,不听老臣话了,老臣走了,唉,想当年你爸爸在时balabala……
照哥:QAQ不,我错了,我错了还不行吗?

史料原文:
  『当是时,健等恳切疏谏者屡矣,而帝以狎近群小,终不能改。既而遣中官崔杲等督织造,乞盐万二千引。所司执奏,给事中陶谐、徐昂,御史杜旻、邵清、杨仪等先后谏,健等亦言不可。帝召健等至暖阁面议,颇有所诘问,健等皆以正对。帝不能难,最后正色曰:「天下事岂皆内官所坏?朝臣坏事者十常六七,先生辈亦自知之。」因命盐引悉如杲请。健等退,再上章言不可。帝自愧失言,乃俞健等所奏。于是中外咸悦,以帝庶几改过。』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《明史》列传第六十九刘健    

3.照儿曾被吓哭过

某年某月某日——
众文官:皇帝!你不能再玩了!你这样下去是要当昏君的节奏!你要把你的小伙伴都杀了!不然,臣等就要死谏,撞死在大殿里balabala……
照哥:QAQ

史料原文:
『文司国计二年,力遏权幸,权幸深疾之。而是时青宫旧奄刘瑾等八人号「八虎」,日导帝狗马、鹰兔、歌舞、角牴,不亲万几。文每退朝,对僚属语及,辄泣下。郎中李梦阳进曰:「公大臣,义共国休戚,徒泣何为。谏官疏劾诸奄,执政持甚力。公诚及此时率大臣固争,去『八虎』易易耳。」文捋须昂肩,毅然改容曰:「善。纵事勿济,吾年足死矣,不死不足报国。」即偕诸大臣伏阙上疏,略曰:「人主辨奸为明,人臣犯颜为忠。况群小作朋,逼近君侧,安危治乱胥此焉关。臣等伏睹近岁朝政日非,号令失当。自入秋来,视朝渐晚。仰窥圣容,日渐清削。皆言太监马永成、谷大用、张永、罗祥、魏彬、丘聚、刘瑾、高凤等造作巧伪,淫荡上心。击球走马,放鹰逐犬,俳优杂剧,错陈于前。至导万乘与外人交易,狎昵媟亵,无复礼体。日游不足,夜以继之,劳耗精神,亏损志德。遂使天道失序,地气靡宁。雷异星变,桃李秋华。考厥占候,咸非吉征。此辈细人,惟知蛊惑君上以便己私,而不思赫赫天命。皇皇帝业,在陛下一身。今大婚虽毕,储嗣未建。万一游宴损神,起居失节,虽齑粉若辈,何补于事。高皇帝艰难百战,取有四海。列圣继承,以至陛下。先帝临崩顾命之语,陛下所闻也。奈何姑息群小,置之左右,以累圣德?窃观前古奄宦误国,为祸尤烈,汉十常侍、唐甘露之变,其明验也。今永成等罪恶既著,若纵不治,将来益无忌惮,必患在社稷。伏望陛下奋乾刚,割私爱,上告两宫,下谕百僚,明正典刑,以回天地之变,泄神人之愤,潜削祸乱之阶,永保灵长之业。」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疏入,帝🌟️惊🌟泣🌟不食。』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《明史》列传第七十四韩文

4.照儿总是心太软

照哥:刘大夏,你个坟蛋!朕要流放你!其他人都不许求情!寡人就是被骂死,死外面,从这跳下去,也不会饶了你!
刘大夏:流放就流放,我才不怕!
过了一段时间——
照哥:刘大夏,你给朕回来吧。
刘大夏:哦。

史料原文:
『……
遂改肃州。大夏年已七十三,布衣徒步过大明门下,叩首而去。观者叹息泣下,父老携筐送食,所至为罢市、焚香祝刘尚书生还。比至戍所,诸司惮瑾,绝馈问,儒学生徒传食之。
……
五年夏,赦归。』

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《明史》列传第七十刘大夏   

5.照儿离家出走的二三事(上)

小王子来犯——
照哥:那帮瘪犊子,欺人太甚!老子要御驾亲征!!!老子要让他们见识见识老子的厉害!!!
众文官:驳回。
照哥:……
晚上——
照哥骑着小毛驴,呸,是骑着马跑了。
第二天——
众文官:啊啊啊啊,皇帝离家出走了,快去追!
然而,并没有追上。。。
照哥:hhhh让你们这群老头追上,老子还怎么庙号为武?
远在居庸关的巡关御史张钦邪魅一笑,陛下莫高兴得太早了。
照哥:御史开门。
张钦:我张钦就是被处死,死外面,从这跳下去,也不会让你出关的!
照哥:……
行吧,朕回去了。

史料原文:
『秋八月甲辰,微服如昌平。乙巳,梁储、蒋冕、毛纪追及于沙河,请回跸,不听。己酉,至居庸关,巡关御史张钦闭关拒命,乃还。』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《明史》本纪武宗

6.照儿离家出走的二三事(下)

数日后——
照哥:快快快,趁现在天黑,你们快跟朕骑马跑路,呸,是骑马去亲征。
众随从:可我们出不了关。
照哥:少废话,走!
居庸关内——
众随从:圣上,门是关着的。
照哥:安静,先等等!
天将亮,门开——
照哥:趁现在,快跑!
后赶来的张钦:啊啊啊!我竟然让陛下跑出去了啊啊啊!!!
照哥:年轻人啊,说话别说得太满,小心真香警告。

史料原文:
『丙辰,至自昌平。戊午,夜视朝。癸亥,副都御史吴廷举振湖广饥。丙寅,夜微服出德胜门,如居庸关。辛未,出关,幸宣府,命谷大用守关,毋出京朝官。九月辛卯,河决城武。壬辰,如阳和,自称总督军务威武大将军总兵官。庚子,输帑银一百万两于宣府。冬十月癸卯,驻跸顺圣川。甲辰,小王子犯阳和,掠应州。丁未,亲督诸军御之,战五日。辛亥,寇引去,驻跸大同。十一月丁亥,召杨廷和复入阁。戊子,还至宣府。十二月癸亥,群臣赴行在请还宫,不得出关而还。』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《明史》本纪武宗

日常皮一波

今天听《卡路里》时,听到“天生丽质难自弃 可惜吃啥都不腻”,我开始脑补照哥一脸不爽地对文官唱:“天生个性难自弃,可惜干啥都被批!”
hhhhhhhhhhhhhhhh😂😂😂

《大明帝》 【《卡路里》歌词改编】

一时无聊下的诡异之作
看《西虹市首富》时,我就一直在想,如果我有十亿,我就去把明十三陵翻修了,那照儿会不会感动的想要以身相许呢?
那我是接受呢,还是矜持一下再接受?
咳咳,扯远了。

正文:
照:
每天起床第一句 先给自己打个气
检:
每次对文官发气 都要立马对不起
校:
文官文官看看我 我是不是很努力
樘:
大气 我要大气 我要当个好皇帝

合:
Patient Patient
朕要做千古一帝
Patient Patient

检:
为了重整旧山河 天天提着一口气
照:
为了外出去打仗 翻墙夜逃来两遍
校:
瞧朕这个暴脾气 史书纷纷批暴戾
合:
努力 朕要努力 朕要做千古一帝

照/校:
Wow
检/樘:
要努力要努力努力
要努力要努力努力
要努力要努力努力
要努力要努力努力
照/校:
史书是老子天敌
合:
朕要做千古一帝!

照:
拜拜 阁老们 老子就是要打仗
离家出走气死你
樘/检:
诸位冷静别太气

校:
拜拜 文官们 如尔所愿学木艺
为何尔又不满意
众文官:
谁说让你学木艺!

检:
来来 看政事 熬夜加班没工资
辽东又有烽火起
袁:
五年平辽慰上意(校:老子大刀在哪里!!!)

樘:
来来 当明帝 礼贤下士要守礼
文官说啥都同意
照:
当大明帝不容易!

检:
为了重整旧山河 天天提着一口气
照:
为了外出去打仗 翻墙夜逃来两遍
校:
瞧朕这个暴脾气 史书纷纷批暴戾
合:
努力 朕要努力 朕要做千古一帝

照/校:
Wow
检/樘:
要努力要努力努力
要努力要努力努力
要努力要努力努力
要努力要努力努力
照/校:
史书是老子天敌
合:
朕要做千古一帝!

照:
拜拜 阁老们 老子就是要打仗
离家出走气死你
樘/检:
诸位冷静别太气

校:
拜拜 文官们 如尔所愿学木艺
为何尔又不满意
众文官:
谁说让你学木艺!

检:
来来 看政事 熬夜加班没工资
辽东又有烽火起
袁:
五年平辽慰上意(校:老子大刀在哪里!!!)

樘:
来来 当明帝 礼贤下士要守礼
文官说啥都同意
照:
当好明帝不容易!

检:
奇了怪了 小的时候明明是 书里说
当明君要亲贤臣 远佞臣
直到被文官架空权力成傀儡才发现
原来东林党 大部分 有私心
希望 贪官 全部抄家
逆贼 都滚滚滚

照/校:
不如跟着寡人去放飞自我 随心意
别让文官和史书评价 限制你
旁人眼光莫在意
樘:
当好皇帝不容易

照:
拜拜 阁老们 老子就是要打仗
离家出走气死你
樘/检:
诸位冷静别太气

校:
拜拜 文官们 如尔所愿学木艺
为何尔又不满意
众文官:
谁说让你学木艺!

检:
来来 看政事 熬夜加班没工资
辽东又有烽火起
袁:
五年平辽慰上意(校:老子大刀在哪里!!!)

樘:
来来 当明帝 礼贤下士要守礼
文官说啥都同意
照:
当大明帝不容易!
校:
不容易!
检:
但朕选择不放弃!
樘:
不放弃!

合:
做个皇帝不容易
朕要做千古一帝!

假如我是玛丽苏

【预警】
苏炸天际
脑洞有毒
死逻辑
BUG超多
文笔渣渣渣
就是在瞎搞事情
这是一个如梦般美好的故事

丁洛颖从天而降,以一个狗吃翔的姿势出现在大明王朝的新帝朱由检面前。←当然这只是丁洛颖自己的想法。
有着玛丽苏光环加成的她在大明众人眼中是这样的:
一个美丽的神女从天而降,她的容颜如天上皓月般皎洁,浑身笼罩在七彩的光芒中,七彩的头发随风舞动,她的眸子神秘幽邃,似蕴含万千星辰,吸引人情不自禁沉迷其中。
【可怜的娃儿,眼睛被玛丽苏光环闪瞎了】
周围的太监和侍女看见这奇异的一幕,纷纷跪下口呼:“神啊。”
【可怜的娃儿,脑子也被玛丽苏光环闪坏了】
但是!
还是有那么一个人,在玛丽苏光环的照耀下,依旧坚挺地保持了智商。
大明朝的新帝警惕地看着眼前一切,尚且年少的新帝虽然对这怪力乱神的景象有些害怕,但他挺直脊背,面上毫不露怯,冷声问道:“汝乃何人……何物?”
听到新帝的问话,丁洛颖的思绪在刹那间百转千回,最后戏精上身的她一脸严肃道:“吾乃九天玄女,天下将乱,洪武帝派吾下凡助汝渡过此劫。”
朱由检听后,却仍未打消心中疑虑,无它,只因此女出现过于蹊跷,若她心怀恶意,岂非祸乎?
朱由检问:“那玄女现下有何指教?”
丁洛颖正色道:“袁崇焕不可用。”
朱由检:“为何?”
丁洛颖:“此人只会空口说白话,他说的五年平辽不过是聊慰上意,他此后还会私杀毛文龙,使得建虏后方无人牵制,于是建虏便可放心绕道山海,攻入中原。”
朱由检一听,心下一惊,强行稳住心神,急忙问道:“玄女此言当真,可有证据?”
丁洛颖哑口,证据,证据她没有啊,未来发生的事,她怎么去证明?
这时,她突然听到耳边传来“叮”的一声。
“您的外挂——小叮当任意门已上线。”
丁洛颖突然有了一个完美的救世计划。